_(:_」∠)_懒癌发作轻易弃坑
目前主更基三,杂食党
长歌中心

【鸣佐】绝对忠诚(藏獒鸣&摄影家佐)第三、四章

第三章 相处

其实和鸣人一起相处的过程还是很愉快的。

至少宇智波佐助这么觉得。

鸣人还小,暂时还不能作为佐助的护卫犬,只能先在基地里继续训练,而佐助要做的事情也很多。

比如适应高原缺氧和寒冷的气候,比如想办法尽可能地多学一些在这种恶劣到极点的地方生存下来的技巧。

所以说时间还很长啊……起码还有半年。

一般跑到西藏这种地方探险的都是组队,组队的话不管遇上了什么麻烦都要比单人好解决得多,但是宇智波佐助偏偏不想这样。

他很任性地选择了一个人行动。

不过他任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加上鼬一走,更是谁都管不住他。

宇智波佐助心情很好地去看鸣人训练,顺便和鸣人培养感情。毕竟藏獒是种攻击性极高的动物,不混熟了谁知道到时候在那种荒山漠野里鸣人会不会干出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没发现,宇智波佐助是后来才知道鸣人其实是个挺欢脱挺活泼的类型,记忆力也很不错,自从佐助喂了它几次东西以后,每次见到佐助都会撒着欢儿冲过来……虽然也仅止于此。

宇智波佐助莫名地感到有些挫败。

他是天生就长了一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脸,可以说是男女通杀,虽然不知道这张脸对于动物来说怎么样,但是在鸣人身上就是一个巨大的挫败。

鸣人虽然说记得他,也会对他撒着欢儿跑过来,但是比起人家的宠物犬就差多了。

不会撒娇不会讨好更不用说是像其他宠物犬一样,说蹲就蹲说站就站了。

才让东知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佐助调教鸣人失败,然后开了口:“藏獒又不是金毛,藏獒这东西自我惯了,哪有那么容易就听你命令。”

宇智波佐助拎着一块肉在鸣人面前晃,一边看向才让东知:“真是的,一点都不可爱。”一不留神让鸣人叼了那块肉,叼着就跑了。

宇智波佐助无奈地看着鸣人跑远,然后站了起来。

“啊对了,”才让东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来,“你要看看鸣人的训练吗?这可是花了真功夫的。”

宇智波佐助原本以往训练的项目应该会和普通的警犬军犬训练差不多,可是真正看到了时却觉得相差甚远。

没有想象中的火圈啊跳跃联系啊之类的标准训练,而是和一个全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的训练员扑咬战斗。

鸣人的攻击凶悍而有力,它低低地怒吼着,湛蓝的眼睛里是佐助还没有见过的凶恶,带着让人胆寒的冷光,那份野性暴露无遗。

宇智波佐助小小地咽了咽口水。

藏獒的冲击力和咬合力很强,又是那种一根筋的性格,使得它们的战斗方式简单而直接,看起来粗暴但却很有用。

 

 

鸣人直直跳起,巨大的冲击力使得那训练员被扑倒在地,然后鸣人咬住了那人的脖颈。

训练结束。

那训练员走到一边拆身上笨重的防护装备,装备上还残留着深深的牙印,等他把脖子上的防护套拆下来,宇智波佐助可以清晰地看到深深的红印。

没有防护套绝对死定了。

宇智波佐助心有余悸地想,绝对要和鸣人处好关系,不然他可不想葬身獒口。

鸣人蹲在不远处看着他,漂亮的蓝色眼睛里依然是那种宇智波佐助看不懂的神色,却让佐助心里倏地一沉一悸。

鸣人似乎察觉了什么,它偏了偏头,然后直接躺在了地上。

“……”

感情这货是先装个逼然后再犯懒吗?!

宇智波佐助的额头情不自禁地蹦出了一个井字。

 

宇智波佐助喊了一声鸣人,鸣人就颠儿颠儿地过来了。它在佐助脚下绕了几圈,然后略茫然地抬头看着佐助。

宇智波佐助被这小眼神戳了一下,忍不住微笑起来,伸手摸了摸鸣人的脑袋。

鸣人意外地没有抗拒,而是蹭了蹭佐助的手心。

宇智波佐助在心里默默地流泪,为鸣人的亲近欣慰万分。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三个月。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鸣人的敌意很强烈,它一直在抗拒任何的亲近,虽然说对于佐助它的敌意已经小了很多,但也同样不可避免一些尴尬的情况。比如最开始的时候,佐助摸它的脑袋时,鸣人会直接甩开佐助的手,然后对他龇牙咧嘴地低吼。

比如后来鸣人终于让佐助摸头的时候,佐助不小心敲了一下鸣人的鼻子,然后再次被鸣人龇牙咧嘴地威慑。

后来才让东知告诉他,其实鼻子是藏獒最大的弱点,藏獒的其他部位毛都很厚,尤其是冬天,隔着这么厚的毛未必能对它造成什么伤害,但是鼻子不一样。

藏獒的鼻子是全身上下最脆弱的一个部位,很容易受伤,所以一般懂得藏獒的人都知道,如果被藏獒咬住了,一定要打它的鼻子,只有打它的鼻子藏獒才有可能会松口,否则……就等死吧。

不过据说也偶有例外,有的时候,藏獒是到死都不会松口的。

鸣人舔了舔他的手指尖,把他飘远的思绪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今天怎么这么乖……”

宇智波佐助嘟囔着,一点一点地轻轻抚摸着鸣人的头顶,乌黑的细毛手感很好,摸上去很顺,绒绒的软软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欢喜。

鸣人很享受地趴下去,闭上了他那双蔚蓝色的晴空般的眼睛。宇智波佐助干脆直接坐在鸣人旁边,偏着头看着鸣人,嘴角微微地向上勾起,感觉心情很好。

他用手指碰了碰鸣人的鼻子尖尖,鸣人显然觉得有些痒,动了动脑袋。它突然闭着眼睛在空气中嗅了几下,像是很满意得到的结果一样,挪了挪身体,把脑袋搭在了佐助腿上。

佐助玩着鸣人黑色的小耳朵,手指绕着那几绺偏长的毛把玩着。他抬头看向天空,西藏的天空很高很蓝,纯净清澈得让人窒息,就像……鸣人的眼睛。

宇智波佐助微微地笑着,温柔得早晨淡薄的阳光。

第四章 自由的旅途

七月份微凉的风裹携着稀薄的空气闯进了车窗,拍在宇智波佐助的脸上。

蹲在副驾座上的鸣人打了个喷嚏,然后把脑袋凑到车窗边上,从它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很快在车窗上糊满了白雾,鸣人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盯着玻璃看了好久,然后干脆直接舔了上去,一玻璃全是口水。

宇智波佐助偏过头看了它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决定无视掉那水迹淋漓的车窗,继续开车。

没错,鸣人九个月时,宇智波佐助选择了前往藏北地区。

准备的东西很多,最重要的两个就是越野车和相机,其他的野外必备装备经过这么几个月,也都配齐了。

……虽然配得真的很贵。

宇智波佐助还记得当年鼬带着年幼的他,两个人省吃俭用过的那些日子,即使是后来两个人都事业有成赚了大钱,也依然保持着最开始的习惯。

所以到现在宇智波鼬去世,他的财产包括之前宇智波家族的财产都留给了佐助,佐助的钱确实不少,但也不算多。

在西藏的日子相当愉快,宇智波佐助心情舒畅地学习各种乱七八糟的技能,这样的生活很单纯,也很轻松,比起每天在大城市里疲于奔命,这样轻松而又自由的感觉是会让人上瘾的。

佐助嘴里胡乱哼哼着小调,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地开着车。

然后他猛然间一惊。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开始爱笑,喜欢哼这样的小调了?!

宇智波佐助在心里窘了一下,想起他之前还在东京时无时不在的冷脸和绝对冷静缜密的作风,严肃地感觉到了自然的伟大。

那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啊。

他放松地靠回驾驶位上,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鸣人的脑袋,鸣人趴回座位上睡觉,看起来像是有点晕车的样子。

宇智波佐助笑了笑,把窗户开得更大了一些,属于高原的空气灌了进来,夹杂着一点雨季特有的湿冷气息,带走了车内沉闷的空气。

路不是很直,单一的灰黑色线条却一直延伸出去,路边是高原特有的狰狞而坚强的绿色,散发着属于高原的生机。偶尔可以看见草原上星星点点的小花,清新又蓬勃地盛开着。

越野车行驶在藏区的柏油路上,并不算平坦的路面微微起伏,偶尔会有种把车子抛起来的感觉。

就像是即将挣脱大地,自由飞翔。

出发啦!

 

*****

“真是的,又下雨了。”

宇智波佐助皱着眉头,抬头看着灰暗发蓝的云层。

自从到了七月份,西藏进入雨季,下雨这种事情就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西藏的天气又是最为变幻莫测的,短短一段路遭遇好几场雨根本就不足为奇。

凛冽的劲风刮过车窗,带出呼呼的风声。鸣人蹲在副驾座上,自顾自地啃着一个苹果,果肉被它啃得满嘴都是,宇智波佐助有些哭笑不得,帮它从嘴边的毛上刮下来,然后放在手心里让鸣人舔着吃。

鸣人看起来外表粗犷,但舌头却软的很,软软地舔着手心,舔得他有些痒,忍不住笑了,那感觉一直暖进了心底去。

雨下得挺大,但实际上也就只有一小会儿功夫,天色就放晴了。

这一趟他们去的是林芝易贡,走的也不是已经开发出来的景区的路线,路线很险,随时都可能会有危险。

但是同样的,越是险的路,风景也就越美得不可思议。

宇智波佐助把车子扔在山下,带着他的装备就上了山。

宇智波佐助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依赖鸣人了,无论是在山里寻找道路,还是在其他各个方面,都让他觉得鸣人真的是必不可少。

在藏区里行走,最容易感觉到的就是无法言喻的孤独感,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恐惧。

但是鸣人却能够给予他极大的安全感,就好像只要有鸣人,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宇智波佐助总觉得这是一种错觉,但他开始依赖鸣人确实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

易贡真的非常美,易贡藏布在高峻的群山之间流淌奔腾,宇智波佐助一路顺着易贡藏布走下去,江水在身侧奔腾翻涌,两岸的山色极清秀,半山缠绕着云雾。虽然一路上总在下雨,但毕竟雨势不大,反而给景色带上了一股凝重冷清的美感。

并且,在林芝地区,最显著的一点就是它严重的地质灾害。

雨不大,但是一路上依然可以随时看到塌方的山体。鸣人在前面走着,灵活地蹿过一处处塌方区。宇智波佐助紧紧地跟在后面,也还算是有惊无险。

看似平安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第二天的早上,雨下得不大,宇智波佐助也没有在意那么多,收拾好东西就带着鸣人上了路。

本来几个小的塌方区也走得平平安安,宇智波佐助略微有些松懈,直到他走上一个巨大的塌方区。

要穿越这整个塌方区大约有接近千米的距离,坡度很大,至少也有七十多度的倾斜角,赤褐色的山体被翻了出来吗,却没有给宇智波佐助多大的危机感。

鸣人一如既往地自己走到了前面,寻找着最容易走的道路,不时地停下来等一等他。

 

然而在他们走过了大约两百多米后,鸣人却突然停了下来,它抬起头看着这一片长长的塌方区,小小的耳朵竖了起来,湛蓝的眼睛里流露出有些紧张的神色来。

鸣人突然间转过头咬住了宇智波佐助垂下来的背包带,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向前冲去。

宇智波佐助被它吓了一跳,但仅凭他自己的力量完全拉不住鸣人,只能磕磕碰碰地跟着鸣人往前跑。

鸣人跑起来时速度实在太快,宇智波佐助跟着它在泥泞的塌方区里穿行,下方就是滔滔的江水,一旦哪一步走错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鸣人一直没有放那根背包带,甚至在宇智波佐助几乎跟不上它的时候,它还会转过头来,眼睛里催促的意味极为明显。

宇智波佐助已经没有任何思考下一步该往哪里走的时间了,他只能凭着直觉顺着鸣人走过的地方往前跑,心紧张得都快蹦哒出来了,简直就是在玩命。

然而当他们跑到大约六百米左右的地方时,宇智波佐助看到了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飞石从高高的坡上直砸下来,整片山坡都在颤抖,脚下的泥土开始往下滑,如同沼泽一般越陷越深。

——泥石流。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水秀华清 | Powered by LOFTER